反光镜乐队(乐队推荐vol.1:反光镜乐队)

最后更新 :2023-03-21 21:10:52

“从没想过解散,因为做乐队是一辈子的事。”——反光镜

反光镜乐队在中国朋克乐队谱系中早已有口皆碑。中国第一代朋克乐队,第一只走出国门的朋克乐队,第一支在人民大会堂演出的朋克乐队,第一只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开专场的朋克乐队,都是反光镜乐队一个个标签,对他们来说,音乐才是玩一辈子的事业。

提到反光镜,不得不提四个人,李鹏、叶景滢、田建华和郭峰。最早叶景滢、田建华,还有反光镜前主唱郭峰是住在一个大院的发小。从小一起听摇滚乐,一起凑钱买乐器,组乐队,乐此不疲地翻唱枪花的歌。但是玩金属需要消耗很多的时间练技术,于是三个人又开始喜欢上了垃圾摇滚(Grunge)和朋克。按他们自己的话说:“我们想用最短的时间玩音乐,朋克可能是最好的方式。”1997年,反光镜乐队正式成立了。

当时的李鹏还是个局外人,最早跟着69乐队主唱梁巍一起,也正是因为梁巍的原因,李鹏遇见了肖荣、田越、涂强以及后来“无聊军队”各乐队的众人。“刚好那个时候绿日乐队出了Dookie,特别火。看到绿头发的年轻乐手拿着吉他到处蹦跶,吉他上全是各种贴纸——就觉得这个太帅了。”李鹏回忆起那个年代依旧兴奋。从那时开始,他们就被朋克“毁”了。

1997年,五道口北语旁边开了个叫“嚎叫俱乐部”的店,老板吕玻没刻意想过将这里塑造成一个朋克基地。但是自从梁巍、李鹏在这办了一场朋克演出之后,嚎叫俱乐部就与北京朋克的命运连上了。

69、脑浊、反光镜、A Boys、Rock Star等朋克乐队开始在这里轮番登场,挂在盒子上、冷血动物等乐队也是这里的常客。李鹏当时还没有加入反光镜,他在脑浊打鼓,在69和A Boys弹吉他,不演出时给反光镜调调音。

嚎叫俱乐部虽然不是个专业演出场地,但是充满人情味。大家不光来看演出,还为了交朋友。演出的固定观众除了各个乐队的成员及其朋友,很多是语言学院的学生,包括留学生,。Rock Star乐队的主唱蒂娜就是意大利籍留学生,他们的吉他手、贝斯手、鼓手则是初代反光镜的成员。当时蒂娜还办了一份地下杂志,名字就叫——《无聊军队》,主要记录几只朋克乐队和他们朋友们混迹在五道口及嚎叫俱乐部的故事,后来无聊军队就成为了那几只朋克乐队的代称。

1999年,嚎叫俱乐部倒闭,吕玻成立了“嚎叫唱片”,并签下当时的几只乐队,包括69、脑浊、A Jerks(A Boys)和反光镜。同年嚎叫唱片还给这四支朋克乐队制作了《无聊军队》这张合辑。

ps:反光镜在其中有8首歌,简单欢快,轻松潇洒,有点年少俏皮的感觉。

2001年,反光镜乐队去美国巡演,这还是第一支去美国巡演的中国朋克乐队。也正是这次的巡演,让他们有了职业化的想法。回国后,他们立志要在音乐市场争取到一个“份额”,就像影响他们一辈子的绿日一样,提到中国朋克,那就是他们了。与此同时,李鹏退出脑浊乐队加入反光镜乐队。

2003年,反光镜带着《还我蔚蓝》这首歌在人民大会堂首演,对他们来说,在人民大会堂的演出是乐队自身价值的肯定:我们那个时代的乐队,还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向家人证明,我们没有胡闹,做乐队也不是玩儿或者怎么样,在人民大会堂演出,算是帮我们给了家里一个交代。

同一年,反光镜正在准备来年的全国巡演,但是,主唱郭峰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这给剩下的三个人吓蒙了,主唱没了,就好像喝酒没了花生米——干喇。但是三个人想了个办法,让田建华临时当一下主唱,李鹏和声,在这个过程中,叶景滢和田建华发现李鹏唱歌还挺好,这给哥俩高兴坏了,于是把李鹏按在了主唱位置。

自此,我们熟悉的反光镜乐队正式成立了。

2006年,反光镜乐队加入了曾宇创办的飞行者唱片。2007年,在乐队成立十年之际,他们发行了真正属于乐队的第一张专辑《成长瞬间》。有人说这张专辑是反光镜十年成长的总结,但我觉得这更像是他们成长瞬间的切片,用经典的朋克音乐记录他们青春的回忆。

随着互联网流媒体平台的兴起,乐队巡演机制的成熟,独立摇滚的发展也逐渐走上了繁荣的多元化。反光镜的生活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窘迫了,乐队成员也分别成家,生活进入了相对平缓的阶段,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他们找到了一个更适合的创作风格和表达形式。

2010年,反光镜发行了专辑《释你》,音乐也从以前的硬朗直爽,变得更加旋律化,更加的温柔。我们熟知的《嘿!姑娘》《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就是出自这张专辑。算是反光镜转型后的代表作。

我知道,很多像我这么大的年轻人,是从《释你》这张专辑认识的反光镜,我也听过老乐迷说,从这张专辑开始,他们越来越软了,所有的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三十而立,三人内心的成熟以及更多对过往生活的审视都刻意或不经意地融入到他们的创作。就像田建华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我们写不了伟人的故事,我们喜欢写我们身边的、遵从内心的那些事,能跟别人有一些共鸣就OK了。”

李鹏创作的灵感来源于他自己的生活,那段时间,每天都是围着孩子转,接触的都是胡同里的叔叔阿姨大爷大妈,也没什么可以让他像从前一样充满躁动。年复一年,胡同里柴米油盐的生活也让李鹏写出了《长大》、《孩子不哭》这样的歌。

同样的,叶景滢也回归了平静的生活,在鼓楼开了间小酒吧The Pool Bar。与在鼓楼的绝大多数酒吧不同,这里没有演出,没有dj,更像是日式居酒屋,来的都是熟客大家都是正常世界里的正常人,但希望给自己内心在留一个地方。“如果为了燥,鼓楼有那么多酒吧可以选择,但我想在The Pool Bar维持的,是在这么一个地方有这么一个安全的家,大家在一起舒舒服服地喝一口酒,也没打算拿它来挣多少钱。”叶景滢说The Pool Bar的调性,就是“大家下了班来这里,聊一聊工作从彼此口中交换一下生活信息,这就足够了。”

转型后的反光镜不过分在意自己的音乐还是不是朋克,他们用创作与现场的表现将丰富的情感投入到音乐中。与此同时,反光镜乐队对“朋克精神”的理解跟以往也不一样了。在他们看来,朋克精神不仅仅是满腔热血的能量、荷尔蒙的发泄或是对社会的不满与批判,朋克精神还意味着“独立思考,简单直接,不随波逐流。”

这些年,反光镜一直秉承着“生命不息,演出不止”的精神,每年全国各地都要走一圈。他们就像几个满嘴唱着《嘿!姑娘》的大男孩,总是有着《释你》般的困惑,高喊着《无烦恼》,最后找到了值得唱《You Are My Sunshine》的姑娘,然后男孩《长大》了。听得出他们每一个《成长瞬间》,但还是保持着《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的执着,再到现场与他们高唱《我们的歌》。他们给人一种“我们永远年轻”的感觉,在探索着生活中深奥的含义,正如他们歌曲里唱的:“如果不能选择,我们就去歌唱。”或许这是我喜欢反光镜的原因吧。

不过,2019年《因为,所以》这张专辑,让我感觉好像十多年前的反光镜又回来了,但是这一次,他们却是带着对生活的思考和对人生的感悟回来的!

ps:这是反光镜乐队在2017和飞行者唱片解约,完全独立之后的第一张专辑。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朋克乐。

反光镜乐队专辑

2002年《Reflector》

2007年《成长的瞬间》

2010年《释你》

2013年《我们的歌》

2017年《因为,所以》

- END -

张碧晨孕吐画面曝光,脸色苍白衣着宽容,狂喝水缓解孕吐_华晨宇_节目_

原标题:张碧晨孕吐画面曝光,脸色苍白衣着宽容,狂喝水缓解孕吐今年,孩子似乎成为了娱乐圈的热...

白敬亭演过的电影(白敬亭一连2部新剧同时播,一部好评无数,另一部却被骂“烂片”)

白敬亭一连部新剧同时播一部好评无数另一部却被骂烂片作为后的小生白敬亭在如今可以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