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取优惠券
[/e:loop]

若泉,

最后更新 :2022-11-24

羊倌若泉

文 / 王乐

阴历七月份,后山的羊都长得膘肥体壮。若泉看着坡上的羊,心里说不出的欢喜。今年,羊肉价格涨的厉害,一只山羊毛重四十斤,算下来千数块钱,八十只羊就是七八万。

若泉大字不识一个,四五岁起就跟着哥哥在山里头放羊,风餐露宿不知不觉就到了五十岁。年轻时候老爹给若泉张罗过门媳妇,闺女说下是固阳下石壕的,比他家还穷,有口饱饭吃就行,若泉高兴了一阵子,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临到了娶聘前几天,姑娘就反悔了,若泉当时受了刺激,从此便不再谈婚论嫁。直到四十岁那年某一天,山里头来了个外地女人,长得白灵灵的,就是神志不清。女人不知道从哪来,也说不清要到哪去,只是因为若泉家里头没人,又不锁门,拉开门找吃的,就住下来了。

若泉家里有了个女人,村里虽不多几户人家,却议论了好几天。村里几个泼皮后生还上门骚扰,女人们则挤眉弄眼地调笑。

“若泉,你看那个骚胡子了,你学会了没?”

“若泉,夜来做什么来了,看你两个大黑眼圈,咋成了熊猫眼,被猫挠了还是狗抓了?”

若泉不善玩笑,每当被人取笑,脸就逼的通红,脖子上的青筋激起来,象蠕动的蚯蚓,想发火又不知道怎么把火发出去。越是这样,女人们就笑的越厉害了。这么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嘲笑才平了下来。

家里有了女人,若泉并没有高兴。白天若泉放羊不在,女人就一个人在院子里晒太阳。女人怕生人,看见生人就躲回屋子里。女人间歇性神志不清,发起疯来嘴里乌拉乌拉不知道哪个地方的话。女人会做饭,不管若泉在不在,饿了就自己做的吃,也不管若泉吃没吃。

若泉一天两顿饭,白天十点放羊出去前吃一顿,黑夜放羊回来后再吃一顿,自己做得吃,也给女人吃。女人却是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自己做的吃,这样有时候一天吃好几顿,所以没过几年,女人就养的白白胖胖了。

放了三十几年羊,若泉没有愁过,反正是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家里来个女人,却烦心事不断。村里女人们的议论倒是小事,关键是这女人完全一个拖油瓶。尽管生活能自理,但却看不住门。之前,若泉从没丢过东西,女人来了后,却接连的丢东西。有一次还丢过两只羊,让若泉耿耿于怀,说了十来年。

若泉出了名的一根筋。但从没打骂过女人。所以女人就住在若泉家里,一住就是十来年。若泉哥哥早几年去世,嫂子早跟人跑了,留下侄儿侄女两个娃,若泉操心拉扯大。虽然若泉从来没要求过,但两个娃娃都懂事,叫女人“婶婶”。

这十年,打听女人的来历,成了若泉除放养外的另一件大事情。

若泉熟悉山圪梁梁、山沟沟的一草一木,却从没走出过大山。山里本来人就少,出去回来的更少。他们讲山外土默川平原上的萨拉齐,那里有宽阔平坦的柏油路,玲琅满目的商店,熙熙攘攘人群,来自全国各个地方、操持着不同口音的外地人,还有许许多多若泉没听说过也见过的东西,但是说起女人的口音,他们都摇着头说“不知道”。

女人的来历成了一道“谜”,也成了若泉的骄傲。“狗日的,看你们个个人模狗养,学着城里人描眉画眼、油光粉面,还不是没见过世面?女人是哪里人,你到是给说说?”

每当这个时候,那些炫耀城里灯红酒绿的“回乡人”就不由地皱起眉头,手舞足蹈、唾沫横飞的谈话表演也就戛然而止。

“你倒是说说,我家里这女人是说哪里口音?哪里人?”时间长了,这个问题仿佛不是若泉想要答案的问题,而是若泉与人谈话的一个“杀手锏”。

“狗日的,叫你们高兴,还不是一样没见过世面?”每当谈话不欢而散,若泉就这样想,看看他眼前的羊群,再看看身边这些人,得意的挺直了腰杆,仿佛这些羊也一起跟着嘲笑那些“回乡人”。

日子过得越久,若泉心里这话就越坚定。“狗日的,还不是一样没见过世面?”若泉恨恨地说。

只是日子过得越久,能与若泉交流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就连侄子也长大了,走出了大山,去外面的花花世界打工。最小的侄女也随着若泉的兄弟“海泉”去城里的学校上学。

山里只剩下若泉和女人,还有一群羊。

再没有人和若泉讨论女人是从哪里来的。夕阳西下,若泉把羊赶到羊圈。太阳升起,若泉把羊赶上山坡。女人照常间歇性神志不清,两个人吃吃喝喝,过了很久,若泉也不在问:“女人从哪里来?”。那句“狗日的”也终于无从说起。

突然有一天,若泉放羊回来,女人却兴奋起来,嘴里哇啦哇啦地说话,仿佛要把十年来的话一次性说完。尽管若泉听不明白,但女人还是说个没完没了。

尽管时间过了很久,若泉对这个挂名媳妇的来历已经不很在意。但是女人的反常还是引起了若泉的不安。

第二天,若泉给羊割了草,专门跟着女人。不久,女人来到了一片工地。原来,这两天,山里开始修路,来了一帮外地工人。这两天,女人天天来看修路。工人们时不时地和女人说笑,嘴里说着同样的口音。

在这帮甘肃人面前,女人的精神病仿佛也一去不存。下午的阳光柔和地照在工人们和女人的身上,女人脸上洋溢着从没有过的喜色。若泉远远地看着,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地激动和酸楚。

“狗日的……”若泉心里想起了那句口头禅,想起了外面的萨拉齐,想起了灯红酒绿,想起了走出去的侄子侄女,若泉开始想山外面的世界,“甘肃!听说很远”。

若泉开始打听一切关于“甘肃”的事情。最近,听说村里还来了几个扶贫干部。若泉想,这些城里的大官,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但是除了羊,若泉已经很少和人交流了。若泉想和他们打听,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晚上,扶贫干部却主动上门了。若泉没想到,这几个扶贫干部和村里的几个“能人”一点也不一样,个个都是“自来熟”。来了若泉家里,一点儿也不显生。

“若泉,几次来你都去放羊了,不在家里。你媳妇又交流不了,只好晚上过来了。”

“若泉,听说你媳妇是甘肃人,精神有障碍,不如去做个精神鉴定,甘肃哪里的,乡里派出所正帮你找她家人哩。”

“若泉,你媳妇还是个黑户吧,近期都联系好了,明天你要有时间,就一起去城里给上个户口,这样才能享受国家的政策。”

“若泉,你的羊长得好,七月十五要到了,杀几只卖吧,这两天羊肉正贵了,我们给你联系个好价钱……”

路修好了,甘肃人走了。这天,扶贫干部领着若泉和女人上户口。八只羊也卖了个好价钱,买家痛快,没有象来山里收羊的贩子那样杀价。

若泉第一次去城里,但心里说不出的平静。“也许女人的老家甘肃也不远吧”,一路上,若泉都这么想。

编辑:马媛
审校:马媛
一审:高丹 门晓霞
二审:王乐
三审:高利刚
投稿邮箱:tyqrmtzx@126.com

- END -

每日一词∣黑颈鹤 black-necked crane -

据云南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新监测统计发现,截至11月27日上午8时,飞临大山包湿...

海宝电池怎么样,海宝电池好在哪里 海宝电池质量怎么样→买购品牌网

海宝电池好在哪里1、超大耐力——石墨烯技术采用新型石墨烯铅碳配方,使得电池有效提升负...